深夜的班德王城俘虜室,裡面被囚禁了兩位少年,一位是金髮、藍眼,眼中還有著小小的犬掌 標記,金髮兩側有淡淡的棕色陪襯,他的名子叫澄,死亡追擊者(DC);另一位是紅髮、赤眼,臉龐兩端還有一對下垂的小馬尾,他的名子叫艾索德,符文殺手, 兩位少年長相清秀、帥氣,但現在卻淪為戰爭中的俘虜,如煉獄般的世界,即將降臨在兩位少年身上。

((以下為DC第二人稱視角

「唔……被抓做俘虜了……」

  我懊惱的跪坐在地上,身上的武器、暗器都被魔族的傢伙給收走了,雙手雙腳都被粗糙的麻繩綁住,動彈不得。

「DC……俘虜……我們會有什麼下場?」

「以前有聽父親說過……當你做為俘虜,你沒有任何權利,只能任由敵方士兵將士擺布、殘虐……」

  我顫抖的說出了之前在哈梅爾父親跟我說的話,我也了解,或許再過不久一切就會成真,當我這樣想時,俘虜室的門打開了。

「哼哼……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獵物嗎?」

  走進來的是六隻弧光格雷特士兵,牠們身上毫無裝甲,只有腰間的佩刀與長鞭而已。

「誰是你們的獵物!你們這群卑劣的魔族,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攻擊敵人……」

  我激動的辱罵牠,牠神色自若地朝我走來。

「看來……你還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阿……你是在對誰說話!?」

  格雷特士兵抓起我的頭髮,我反抗,但被綑綁的雙手卻派不上用場。

「讓你嚐點苦頭!」

「嗚阿!」

  那隻格雷特士兵用力朝我腹部打擊,我痛得慘叫,並痛躺在地上不斷的掙扎。

「DC!!可惡!你們這群格雷特太過分了!有種就放開我們,公平的決鬥阿!」

  符文見狀也開始喝斥格雷特們,格雷特們走向他。

「呵……公平?魔族的字典裡沒有這兩個字,我們只有勝利,你們這群注定被消滅的人類,為了勝利我們不擇手段……輪不到你們這兩個即將被我們享用的肉體來教訓我們!」

  我與符文聽到牠這段發言,不禁打了個寒顫,但自尊不允許我們向他們低頭,我們持續的反抗。

「真噁心……誰要給你們享用阿!」

「可惡!符文爆炸也派不上用場……」

  我急喘著反駁,而符文也努力嘗試逃脫的方法。

「真倔強……那我們就先來好好調教你吧,澄…死亡追擊者……還是說……奴隸?」

  格雷特們走了過來,三隻格雷特朝我衝來,抓住了我的四肢,另外三隻格雷特開始暴力的撕裂我身上的鎧甲、衣物。

「住……住手!別再拆了!」

「DC!!格雷特!快住手!」

  格雷特們無視於我們的請求,繼續的撕碎我的鎧甲,直到我身上只剩下一塊棉布遮蔽,格雷特們虎視眈眈的覬覦我的身體,我不斷的扭動身體,試圖掙脫。

「……放開我!你們這群骯髒的格雷特!」

「來好好的料理一下吧……」

「格雷特!住手!要的話找我!不要欺負DC!」

「哼哼……別急…等等就輪到你。」

  淫穢的笑聲充斥著整個俘虜室,格雷特們取下腰繫上的長鞭,用以取代綑綁我四肢的麻繩,我被牠們制服在冰冷的地板上,符雯掙脫了雙腳的麻繩朝我前來,三隻格雷特趕緊撲上制服。

「讓你保留久一點的尊嚴,你不要?好啊!我們就成全你!」

「不要……啊!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長鞭揮舞,沒有普拉伊烏德的保護,格雷特們在我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跡,而反抗的符文則被三隻格雷特用長鞭綑綁在一旁的石雕像,緊緊的束縛著,符文發出痛苦的喘息聲。

「呼呼……放開我,好…難受。」

「是否該來進行更激烈的遊戲呢?」

「哈哈……這幾個月來……身體都沒得發洩呢……」

  格雷特們開始解衣卸甲,我開始掙扎,實在是太噁心了……我和符文都是男生,怎麼可以……

「不要……真噁心……住手!」

「DC不可以!……不可以屈服啊!」

  格雷特們步步逼近,裸露的身軀,渴求解放的碩大,朝我而來。

「先來品嘗一下吧!」

「哼哼……這傢伙皮膚真細緻啊……根本就是個女人……」

「嗚唔……」

  格雷特輕撫著我的肌膚,牠們粗曠的韌皮,侵蝕著我的皮膚,我無法動彈,只能任憑擺佈。

「嗯啊……那裡……不要…」

「哼哼,這樣才刺激嘛。」

「DC……不要變成這樣!這不是你啊!」

   符文在一旁勸阻我,但我被控制住了,雖有反抗的意志,但身體被束縛了,格雷特的粗暴,牠們只要不悅,就能以最殘忍、殘暴的方式將我們凌辱至死,我心生畏 懼;格雷特撫摸著我胸前的兩朵嬌花,細嫩的嬌花遭到了粗曠魔掌的蹂躪、踐踏,我忍著淚框裡徘徊不洩的淚水,格雷特持續的侵略我……

  

「呼呼……不行……髒死了!走…走開!」

「你是用甚麼身分來拒絕我啊?給我舐乾淨!」

「DC……嗚…格雷特!住手阿!」

  格雷特掏出其碩大面對著我,我抗拒著,格雷特拿起小刀,架住我的頸子,細細的割出一道血痕。

「嗚阿!嗯唔……」

「這樣才乖嘛……我們會好好疼愛你的……」

「嘿嘿嘿……」

「DC……停下啊!不然就……」

  符文不斷的試圖勸阻我,我不堪折磨,開始用舌尖去舔舐前方的碩大,如野獸般的腥臊味撲鼻而來,但我無法抵抗。

「哼……這真的是那個死亡追擊者-澄嗎?怎麼會……臣服於我腳下,讓我發洩呢,哈哈哈!」

「拇嗚……」

「澄……DC……」

  我吞吐著前方的碩大,淚珠從臉頰畫過,我頓時感到無力,這種戰敗般的失落感……符文看著我的恥態,也不禁落下淚來,格雷特的動作愈來愈粗暴,我被弄的喘不過氣。

「嗚……嗯啊!!」

「呼呼……哈哈!享受來自地獄的良飲吧!」

「……」

  格雷特在我嘴裡釋放了一道道的白濁,腥臭味頓時撲鼻而來,我的意識逐漸薄弱,在格雷特放鬆我的身軀時,我橫倒在冰冷的地板上,無神的凝視著前方的符文,過剩的白濁從我嘴邊流出,我暫時得到了一段地獄間休憩之時。

「哼哼……不錯的菜品……輪到你囉……符文殺手。」

「不……不要過來!,離我遠一點!」

「那可由不得你喔……」

  又一隻格雷特逼近符文,符文開始掙扎,但掙扎是無謂的,四肢都被緊緊綑綁的符文,也無法脫離已經陷入情慾狀態的格雷特士兵們。

「呵呵……這隻的皮膚好像粗糙了點,但還是很美味……」

「別碰我!噁心的變態!竟然把DC…把小澄欺負成這樣!」

「嗯?嘴倒是挺硬的嘛?」

  格雷特拿出了甫才用來綑綁符文的長鞭,用力的抽打、揮舞,每一次的揮鞭聲伴隨著符文的慘叫聲,直到符文身上充滿著深邃的血痕,格雷特抓起他暗赤色的頭髮。

「虧我們還想溫柔一點的對待你,但你不要?好!我就直接讓你體會甚麼叫做戰俘的下場!兄弟們!上!」

「嗯啊!不要阿!」

「符文……格雷…特,儘…儘管侮辱我好了!不要……再多一個了……」

  我緩緩地說出這句話,嘴裡的腥臭猶在,但我不希望看到符文也遭遇到同樣的下場。

「嗯?這可不行,你們平時傷了我們這麼多的同夥,今天……不…未來一定要好好跟你們算這筆帳,就用你們的身體來償債吧……哼哈哈哈哈!」

  兩隻格雷特包夾著符文,一隻掏出了他的碩大即朝符文的小唇攻去,另一隻則不斷地在挑逗符文的分身。

「拇嗚……住手……那裡不行……走開……」

「我……要保護符文……」

  我挺著虛弱的身子,慢慢爬向符文,霎時間,又三隻格雷特踏入這骯髒的淫窟,準備肆虐。

「哎呀呀,這隻已經被使用過啦……沒辦法囉,誰叫我們來的晚呢。」

「誰…誰被使用過啊!噁心!齷齪!骯髒的格雷特!」

  我害羞的回罵,三隻格雷特瞬間把我包圍。

「哼哼……嘴巴掛著一絲我們同伴的愛液…還說這種話,真沒說服力,我們就讓你進入更深的境界吧……」

「喂!住手……阿……不要……痛……」

  格雷特們將我壓制在地板上,拿出一支木棍,開始在我後庭徘徊。

「拇嗚阿……好…好噁心阿……嗯拇!」

  這時,另外一群格雷特已經在符文嘴裡解放了,符文不斷的咒罵,格雷特再次將碩大刺入抽插。

「不要阿!這樣……會……會壞掉啦……」

  格雷特緩緩地將木棍刺入我的後庭,我開始向格雷特們求饒,但已經來不及了,餓的跟瘋鬼似的格雷特無法聽進我的請求,牠們現在只有想該如何好好凌辱、殘虐我們而已。

「嗯啊!住手啦……痛啊……拜託……」

「DC……好…好痛苦……」

「那我們就讓你墜入地獄吧!哼哈哈哈哈!」

  木棍開始抽插,每次的進出都是一股強烈的痛楚,而符文也將遭受同樣下場,我們在這裡,只是……無助又……弱小的……性奴隸。

「格雷特……呼呼……求求你們……快住手……」

「嗯?木製品確實太粗糙了,這麼細緻的皮肉,果然要相似的材質來融合呢……」

  格雷特抽出了木棍,取而代之的是……格雷特的碩大,這超出了我所能忍受的限度,我崩潰的大叫。

「嗚阿阿阿阿阿!!太噁心了!住手!不要!阿……住…嗚拇嗯……」

  一旁的格雷特用牠的碩大塞住我的嘴,眼淚不斷地留下,純淨的身軀正遭受邪惡的汙染。

「格雷特……不要在……欺負DC了!嗯啊……拜託了!」

「哼哼,你們所除掉的同夥,可不是你們簡簡單單道個歉就能平息的!」

  符文同樣遭受格雷特碩大的污辱,但相較於我,他的情緒相對比較穩定,格雷特無情地回絕了符文的這個請求,我們持續遭受格雷特的淫威霸權,身體不知不覺擺動了起來,呻吟聲充斥整間俘虜室。

「嘿嘿……果然身體比較誠實呢……你說是吧?死亡追擊者,澄?」

「……」

「嗚……放了DC……拜託!」

  我似乎已經被格雷特征服了,原本的痛楚,也逐漸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某種前所未有、特殊的感覺。

「唔拇……阿……」

「呼呼……哈!怎麼樣?開始感到我們對你的疼愛了嗎?哈哈哈!」

「放開……只有DC……不要…嗚姆……」

  格雷特再次在我口中爆發,淫穢的黏液從我唇際流出,我發出息息的嬌喘,身下的格雷特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最後,在我身內留下了濁白的痕跡,符文的小口再次被格雷特的碩大侵略,格雷特毫不留情地抽插著符文,符文痛苦的呻吟著,也慢慢地失去的反抗的意志。

「格雷特……還……」

「哼哼…什麼阿?」

「還要……」

  我毫無自覺地說出這句聽在符文耳裡格外刺耳的話語,格雷特各個大笑,他們贏了,我已經被征服了,符文大概也撐不了多久,生命與尊嚴,究竟該選擇的是哪一項?

「DC……屈服了嗎……?」

「哈哈哈!這才是你們真正的身分!卑賤的性奴!好好渴求咱們的疼愛吧!」

  格雷特們狂妄地笑著,這次我們沒有任何的吭聲,繼續的遭受格雷特們的蹂躪、踐踏。

「哈哈哈……該是最暢快的時候了……重裝兵!輪你們享用啦!」

「等好久阿……好久沒發洩了……」

  又四隻肌肉粗壯、碩大驚人的格雷特重裝兵踏入俘虜室,沉重的腳步,一步一步,都代表著下一個煉獄的到來,其餘的格雷特通通圍成一團,留下了渾身愛液仍嬌喘不惜的我和符文。

「嗚…嗯……好……好大……」

「要溫和一點的品嘗,還是粗曠的享用呢?」

「至少對DC……溫柔點……拜託!」

「那就看你們的表現囉!」

  符文到此還是不忘幫我求情,而四隻令人為之驚悚的碩大已在我們面前,我們猶豫著,這時,其中一隻重裝格雷特用他的碩大打擊我的臉部。

「快點阿!不主動一點,我們就自己來囉?」

「可是……太大了……」

「誰管你!好啊……就讓你看看我們四人粗曠的一面吧!」

「啊…!不……拜託……嗚啊!」

「嗚嗯……!」

  重裝格雷特們將碩大硬往我們口裡塞,但我們無法承受,只能用舌頭好好的服侍前方的霸權者們。

「話說……這兩個奴隸都還沒解放過啊……看在他們剛剛讓我們這麼爽,我們就來幫幫他們吧,嘿嘿嘿……」

  一旁的格雷特愈靠愈近,最後所有的格雷特包圍著我和符文,我們服侍著前方的四位重裝格雷特,而其他格雷特們則開始玩弄我倆的身體。

「呵呵……原來死亡追擊者……澄……是這麼的嬌羞啊……」

「符文殺手的也真是極品啊……哈哈哈」

「格雷特們……!快住手…!嗚嗯……」

「別碰那裏……」

「嗯?奴隸!要叫主人!」

「嗚……格雷特主人!請住手啊……!嗚嗯……」

  我釋放了一道道的白濁,一旁的格雷特又發出了淫穢的笑聲,現在的我與符文,看在他們眼裡是多麼的淫賤,身上盡是各個格雷特混雜再一起的愛液……手中含著的碩大……完全被當成玩物的我們倆。

「舒不舒服啊?老子幫你弄的?」

「舒……服……格雷特…主人……」

「格雷特主人……小艾還要……」

「哼哈哈哈哈!這兩人……澄…艾索德……根本天生就是當奴的料嘛!」

「主人們……再給我們更多的……疼愛……」

  已經意識不清的我們說出了這句嬌羞的話語,一旁的格雷特笑得天翻地覆,無助的我與符文……對格雷特的淫威臣服了。

「那就來吧!」

「主人……不行啊……這樣……會壞掉……」

「主人……嘴巴就可以……」

  那令人為之驚悚的碩大,徘徊在我倆的後庭,一旦入侵,絕對不只是心理上的傷害,整個身體都會受到重創。

「誰管你們……我們爽到就好啊!」

「啊……嗯……痛……痛啊!!」

「嗚啊……請住手…好痛……不要阿!」

  雄偉的碩大刺進我倆的後庭摧殘,鮮血夾雜著黏液慢慢流出,我與符文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哀嚎,然後開始強烈的抽插著,我與符文不斷的請求,但格雷特的冷血、無情,接收不到我們的請求。

「騷貨們!我們四個輪番玩死你們!」

「嗚……痛啊……主人……溫柔點啊……拜託……」

「受……受不了啊……嗚啊……」

「接受吧!格雷特手下敗降的證據!」

  兩隻重裝格雷特毫無保留的將愛液釋放在我倆體內,夾雜著鮮血的黏液……看來像是地獄的熔岩,但還沒有結束,另外兩隻重裝格雷特接著上,一樣是從嘴巴開始調教起。

「給我好好服恃!」

「主人……拜託不要再……後面……嗚拇……」

「還好痛啊……主人……嗚……」

  我倆細心的品嘗前方的兩具碩大,重裝格雷特們鄙視著我們,旁邊的兩隻隨時準備再次進攻我們倆的後庭,恐懼深入我與符文的心裡,但我們沒有能力去反抗……從當初被抓進這俘虜室時,就注定著我們現在的遭遇。

「要出來啦!好好喝完!嗯……!」

「是……」

  一次又一次的,對愛液的味道已經麻痺了,我們像小野狗般的吸食格雷特洩出的愛液,瘋狂的食淨。

「那就再來一次吧……玩死你們!」

「不要……再來了……」

「會……會死啊……」

「哼哼……還認為自己的命值到哪去呢……乖乖當我們的性奴就足夠啦!這麼好的臉蛋與身材……」

「好好……疼愛……不要……霸威…」

  格雷特走過來,抓住我的頭髮,掐住我的脖子,狠狠地往牆上甩去。

「DC!!為什麼要這麼做!」

  眼淚從符文眼中洩出,我已經昏厥了過去,血塊與黏液交雜著,符文眼前的格雷特,已經瘋狂了。

「給我閉嘴!!兄弟們!現在就專虐這淫賤的東西!上吧!」

「住!住手啊!!」

「不……不要啊!……」

  最後在一次又一次的蹂躪、玩弄之中,符文也漸漸的失去的意識,已昏厥的我,身體也不曉得被多少無數的碩大入侵玩弄,就這樣,當我們醒來後,發現自己還是滿身乾稠的液塊……被囚禁在俘虜室內,又看著新被抓入仍像個天使般熟睡在一旁的IP……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」

  瘋狂……痛苦……絕望的悲鳴慘叫,煉獄尚未結束,一切才要開始。 ※以上轉載自依莉討論區

Forever御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w3567345w
  • 頭香!
    期待下次作品
    3QQ
    GOOD
    感謝大大的分享!
    (以上純粹廢話^^)

    來一個真心話
    實在是太強大-..-
  • 這真的重口味,我是發給想看的人看的,要不然我自己也不想看=_=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4/20 21:48 回覆

  • 123132
  • 這是您寫的嗎= =這麼會是這種傾向
  • 當然不是我寫的= = 本人也不喜歡 只是應觀眾要求.....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4/21 15:58 回覆

  • 吸血之翼乄夜
  •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!!!!!+A+
    窩潮愛BL的~~~((打滾
    不曉得有木有DCxIP的 或是IPxDC OAO♥~((欸不
  • @@恩 我再找找吧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4/21 15:58 回覆

  • w3567345w
  • 惡魔!!!!
    OP真熱血XD
    第一集小說已看完-..- 呵呵
  • 吼~都有錢買~真好~op讚(っ・ω・)っ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4/29 18:20 回覆

  • BL讚!
  • 0.0恩~喜歡就好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5/28 20:07 回覆

  • app0820
  • 哦哦 ~!! 格雷特 !
    獸交嗎 ゚∀゚) !! 好刺激 ( 扭
  • 阿啦~能符合您的胃口真好(? 請多多食用~(??????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6/03 03:25 回覆

  • 0.0
  • 讚啦!!!bl+S!!!真是天堂!!!((瘋~快點用結局吧!!我等不及看結局ㄌ!!!((摧
    稿中...
  • 原作並不是我0.0作者出到這就停了.....所以可能沒有續做了0.0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7/14 15:56 回覆

  • 0.0
  • 讚啦!!!bl+S!!!真是天堂!!!((瘋~快點用結局吧!!我等不及看結局ㄌ!!!((摧
    稿中... 我最愛澄ㄌ!!!←本人就是練澄:D
  • 呵呵 是嗎 你能喜歡很好 畢竟這文就是發給光眾們看得 本人對BL沒什麼興趣~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7/14 15:56 回覆

  • 鍾阿模
  • 讚啦!!要快出新的喔~~
  • 我盡量0.0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08/01 13:49 回覆

  • 蔣美麗
  • ゜+。*゜Bye(o≧ω・o)ノ゜*・。+゜Bye-(o゜∀゜o)ノ゜+。・゜*
  • 0.0

    Forever御風 於 2012/12/03 18:37 回覆

  • 後面真精彩~謝謝啦
  • xwww5502538
  • 好棒!!!!可是...DC啊啊...雖然可憐..但還是希望能撲他
  • TN Tpizza
  • 還有嗎我還想繼續看OwO!!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